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登录

您目前的位置:主页 > 马会资料 >   正文

调查 揭秘出口骗税利益链

来源:本站原创发表时间:2019-11-19访问次数:

  1个团伙控制17家生产企业和8家外贸公司,利用17家生产企业伪造生产假像,虚开发票给贸易公司。总共虚开发票7787份,遍布福建、江苏、甘肃、江西等多个省市地区,涉案税款超亿元。通过骗取出口退税来钱快,甚至可买房买跑车,利益的驱动让一些人卷入犯罪的漩涡。

  日前,《经济参考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公安部、国家税务总局挂牌督办的特大骗取出口退税案“7.18案”成功告破,案件涉案金额达12.8亿元,涉案税款达1.8亿元,刑事拘留23人。8月1日,去年告破的“闪电一号”特大骗取出口退税案将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次开庭,涉案金额高达24亿元人民币,骗取出口退税款3.28亿元人民币,抓获团伙成员37人。

  这两个案件是近年来骗取出口退税现象的缩影,其成功告破为国家挽回税款损失2亿多元。但案件反映出骗取出口退税手法日趋狡猾,形成上中下游团伙作案,配货配票隐蔽性强,从口岸向内地延伸等新特点。同时,需要引发我们思考:在犯罪嫌疑人作案手法“精益求精”的形势下,监管部门应如何加强监管、堵塞漏洞?

  “目前骗税已经链条化了,从上游的虚开洗票,到利用外贸公司去退税,到报关配货配票,都有专业人员操作,因此门槛很低。”办案人员介绍道,“在老师的指导下,短短几个月就掌握了。”

  今年3月20日,在深圳一幢居民楼里,“7.18”案的核心人物张建设(化名)在家中被捕。从抓捕现场视频看,张建设体型微胖、圆头圆脑。他家的双人床下有两个大抽屉,上面覆盖着三合板,他就藏在三合板下面、抽屉旁边的狭缝中。

  在被公安发现后,张建设没有惊慌失措,相反,他十分镇静、一言不发。正如深圳国税稽查局某办案人员所言,“在他(张建设)的操控之下,成立了十几家生产企业。虽然不是他一人打理,有一个团队来运作这件事情,但如果没有相当的驾驭能力是不能做到的。”

  “7.18”案是在公安部、国家税务总局督办下、由深圳市公安局和深圳市国税局联合专案组破获的,迄今为止各种骗取出口退税活动中隐蔽性最强的大规模团伙作案。

  2007年,刚刚大学毕业的张建设进入深圳某外贸公司工作。在这里他认识了张宏伟(化名),也就是引领他走上骗取出口退税道路的“师父”。

  2008年5月,深圳市隆泰祥进出口有限公司注册成立,张建设是法人代表。据张建设的询问笔录显示,“成立隆泰祥公司的目的就是用来骗税的。隆泰祥公司接收的所有发票均为虚开。”

  2008年8月,张建设通过一个做服装的朋友谢某,成立了深圳市勇冠服装有限公司。服装厂房有简单的生产以应付检查,而公司账务则由张建设控制,对外虚开增值税发票。张建设说:“我给他不含税票面金额每100万1万元人民币的好处费。勇冠对隆泰祥公司业务完全虚假,没有线”案中,类似于隆泰祥这样的贸易公司和勇冠这样的服装生产公司不在少数。以张建设为首的犯罪团伙共控制了17家生产企业和8家外贸公司,以17家生产企业的名义取得纱线类原材料增值税专用发票,再将纱线类发票作进项抵扣,伪造生产假象,虚开服装类专用发票给贸易公司。虚开发票遍布福建、江苏、甘肃、江西等多个省份。从骗税的外贸公司到供票的服装生产公司,乃至更上游购买原材料纱线取得增值税发票,都是一伙人在做,上、中、下游全线操控、团伙作案,分工明确,这无疑成为了近年来出骗取出口退税最新最大的特点。

  深圳国税稽查局办案人员还告诉记者,“张建设只有26岁,当时我们抓他时也不太相信他是老板,后来我们大概明白了,他是很快找到老师了。”这里的“老师”就是张宏伟,一个骗税的老手。

  如果说张建设是“7.18”案整个骗税链条的总领,那么负责“配货配票”的刘得意(化名)就是骗税得以成功的关键环节。正如深圳国税稽查人员所言:“实际上能撮合骗税业务完成的,很大的一个因素在于无序的货代行业做技术上的支持。”

  据了解,以前骗税分子最初采取伪报品方式,即把没有退税的商品或者退税率低的商品报成退税率高的商品。这种手法有危险,万一被海关查到,会暴露自己。后来开始多报少出以及虚高报价。而“7.18”案件反映出来的“配货配票”是犯罪手法的进一步演进。所谓“配货配票”就是货代找一些不需要退税的货主,把那些货配到骗税分子虚开的票上进行对应。这样合法过关,隐蔽性非常强,由于海关无法掌握货物的来源,海关验货难以查出问题。

  之所以能够成功“配货配票”,关键在于货代中介掌握了真实的货物信息。刘得意在接受公安询问时被问道他从何人处获取真实出口的货物信息,他回答:“没有固定的人,这些真实出口货物的信息是互相流通的,只要外贸公司提出需要什么样的货物信息,我们都可以很快找到。”

  据办案民警介绍,深圳目前工商注册的货代公司就有1.2万余家,至于像刘得意这样没有公司,只是在文锦渡口岸租一间小办公室配台电脑,做“配货配票”这一行一做就是好几年的,更是“多如牛毛”。

  “只要找得到货,注不注册都无所谓,这行没有部门去监管,是空白地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办案人员告诉记者,“所谓法不罚众,现在干这个的很多。我和他们打交道比较多,凡是当场被逮住的,第一句话往往是,真倒霉,怎么就把我给逮住了!他觉得是运气不好的问题。”刘得意被捕后也说,他做这行多年,从来没想到会有风险。

  核心提示:1个团伙控制17家生产企业和8家外贸公司,利用17家生产企业伪造生产假像,大连市到澳大利亚留学出国劳务...,虚开发票给贸易公司。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www-20000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香港挂牌| 马会开奖资料今晚| 香港马会牛魔王跑狗图| 香港马会网上投注网站| 香港马会彩资料| 开奖记录官方网站| 香港牛魔王脑筋急转弯| 红姐统一图库网址| 最快开奖现场报码器| 张天师精准生肖特马|